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曹德旺:不发展制造业,国家竞争力就无从谈起

受汽车行业负增长和德国FYSAM汽车饰件项目整合期等因素影响,2019年年报,福耀玻璃(600660.SH/3606.HK)ROE(加权)为14.11%,是继2008年以来的第二个低值。福耀玻璃自1993年上市至2019年度,ROE(加权)为21.54%。

好在,曹德旺在2017年就已经看到了危机的苗头,2019年的低谷和2020年的疫情,福耀“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天亮不远,福耀玻璃从危中看到了机,这也是打着曹德旺烙印的福耀玻璃,一贯秉承的自信和乐观。

2020年8月下旬,第一财经随上证所和各地证监局联合主办的“价值引领投资 沪市公司质量行”活动,第一站走进福耀玻璃。在福耀玻璃位于福清市青山绿水环抱的厂区内,曹德旺率儿子曹晖及一众高管回答了第一财经等几家媒体的提问,曹德旺保持了多年来对媒体“快人快语”的风格,对福耀未来接班人、房地产陷阱,制造业悲情、内循环等多个话题均有“诤言”。

低谷“生机”

2019年几件事情凑起来,福耀玻璃付出不小的非经常性损益代价。财务总监陈向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是因收购德国 FYSAM 汽车饰件项目处于整合期,这减少了公司利润总额近3亿元;二是,福耀伊利诺伊有限公司被指控违反独家经销协议支付赔偿金,令公司利润总额损失近3亿元,再加上2019年美国加征关税影响净利润1100万美元,以及汇兑损益造成的损失,令福耀玻璃2019年净利润同比有所下降。

在曹德旺看来,“祸纱福所至”。首先,按德国法律规定,福耀收购FYSAM的整合期亏损,必须在当年报表全部体现,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虽然2019年承受了一些阵痛,但这家公司在未来盈利可以抵扣所得税;其次,赔给美国经销商3000多万美金,从此美方独家经销协议终止,反而令福耀美国子公司获得了在美国市场直接销售浮法玻璃的通行证。

2017年股市温和上扬,经济一片景气。但曹德旺提出:盛宴即将结束,未来两年要做好防冻准备,冬天来了。2017、2018、2019年福耀玻璃三年年报,筹资活动净现金流均大额为负,福耀玻璃在持续减少负债。至2019年末福耀玻璃手握近百亿现金。

近期,福耀的报表突然迎来拐点——2020年半年报,福耀玻璃突然减少了还债力度,资产负债率由年初的45%提升至52.64%。手持现金近140亿元。表现出对行业和公司走势看好的迹象。业内人士判断,2018至2020年乘用车行业下行,2020年上半年为最低点,如今至暗时刻已过。福耀玻璃可能又先人一步。

内循环的关键是制造业

时代令曹德旺的财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更值得重视的是,时代也令曹德旺的认知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如今曹德对对国际关系、货币体系、宏观预判的认识范围和认识能力,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超级采购员“可比。

曹德旺在2007年和2017年对全球经济危机的前瞻性判断,令其有了比经济学家还“先知知觉”的名声。

“疫情之下,人心很齐,所以2020年(经济)可能还过得去,要担心的是明年的事情。” “福耀这次比较轻松,是因为我们早几年就注意到,可能有一场危机要逼近。”曹德旺说。

危机起源于经济体不计回报的投资。首当其冲的,曹德旺认为是房地产,为了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奇奇怪怪的“房子刚需”,我们应集中所有的财力来满足房地产发展,“一万年不够,应该只争朝夕(地发展房地产)”,他少见地说反话。

“房地产(发展)要根据我们国内的民力,量力而已。“他总结说。

不似当年建浮法,辟海外,福耀这几年投资步伐谨慎,“因为我们非常在乎投入产出比。如果测算下来投入产出比达不到比例的话,我们不会投资的。所以现在我就不会很忧心忡忡,因为福耀现金流充足。”

疫情、国际关系等多重危机之下,中央提出发展内循环经济。在曹德旺看来,内循环早该获得重视,而内循环成功与否,还在于制造业。

“我们制造业太落后了”,这是曹德旺从产业人士的平视视角,对中国制造业发展水平的一个判断。对于如何改变农业产品依赖进口的现状,曹德旺认为,支持第一产业,应是第二产业的已任,也是第二产业值得有作为的地方。

“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像美国和澳洲那样,去研究高度精密的农业机器;为什么我们不能去研究杂交水稻种子,研究吃进去不伤人体的农药化肥?“他提出设问,并进而认为,”农民种不出东西,我们制造业和金融业,都是有责任的,而且是有后果的。想解决农业问题,如果没有发达的二产来支持一产的话,这句话是空话“。他说。

不发展制造业,国家竞争力就无从谈起。而对于发展国家竞争力,“人人有责“,他强调。

两说资本市场

今年是中国资本市场设立三十周年。福耀玻璃于1993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1993年6月10日,福耀玻璃股票在A股上市,当天开盘价44.44元。事后曹从香港的大师那里得知,对他来说,“4“不是什么咒语,反而是一串吉利数字。遇”4“,他总能因祸得福。

如果算上福耀玻璃的前身高山玻璃厂,今年已是福耀成立44周年,,也即曹德旺从事玻璃行业44周年。曹德旺又隆重地提到“4“这个数字。他感慨,为国家办了一个福耀玻璃,“感到应有的自豪“。

上市27年来,福耀玻璃从一个营收只有1.6亿元,总资产只有3.8亿元、总市值20多亿元的企业,发展到年营收超过200亿,总资产超过400亿、总市值超过750亿的跨国企业。

在汽车玻璃领域,它已经是当仁不让的全球第一。在中国,每三辆汽车,有两辆用的都是福耀的玻璃。在全球,这个比例也达到四分之一。福耀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代表。

上市27年来,福耀玻璃累计实现净利润296亿,累计向A股投资者发放股息167亿元, 分红率达到56%,而它27年来通过国内A股募集资金只有6.96亿元,分红是“圈钱”的24倍。

虽然福耀不乐衷于股权融资,但却善于用杠杆。上市之后,福耀玻璃通过发行债券直接融资超百亿元。作为资质和信用评级较高的企业,福耀玻璃也享受到了正面信用带来的溢价,而这些利得,正是股票公开发行上市、与企业诚实守信经营共振的结果。

福耀的“后曹德旺”时代来临

三年前曹德旺曾提到过福耀玻璃的“后曹德旺”时代,三年后曹德旺对这一提法有更深一层的解读。

曹德旺从不讳言“家族企业”,他希望媒体也不要戴“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的家族企业。他举例说,国际上一些老牌知名企业都是家族企业,比如像雷曼兄弟,高盛银行、福特汽车,都是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特有的治理弊病,曹德旺也看到了,“‘后曹德旺时代’就是要致力于克服家族治理难题,从全世界吸取公司治理,企业治理,法人治理的东西,来解决这个问题。”曹德旺说。

曹德旺目前仍然无法安心退休的原因在于,在战略上,他还需要把关,“战略的事,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作为创业型企业家,曹德旺希望把他的“玻璃店”办成“百年老店”,“能够为国家办一个福耀,我感到应有的自豪,把福耀办成‘百年老店’,更是我作为创业者的心愿,除此心愿之外,多少钱都吸引不了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融界 » 曹德旺:不发展制造业,国家竞争力就无从谈起
分享到: 更多 (0)

金融界是国内一家专业的股票配资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