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乘陆风破海浪”发展国际“朋友圈”,星展银行融通陆海新通道

20世纪80年代初,中新两国经贸先行,先后签订了8项经贸协定,互设商务代表处,工作人员享受外交特权。

时光流转至1990年10月,中新两国外长钱其琛与黄根成在联合国总部签署了建交联合公报,宣布两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数十年间,两国间的交往历久弥新。2020年恰逢中新建交30周年,中新经贸合作发展迅速,已成为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

宏观来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实施及其升级,东盟经济一体化建设,“一带一路”倡议实施,陆海新通道规划正式发布,都为双方在互联互通、产业、金融等领域开展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合作提供源源不断的动能,为推动双方贸易往来带来新力量。

今年以来,东盟一跃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双方每月贸易持续增长,1~8月份达4165.5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8%。今年1~8月份,中国向东盟出口达2326.9亿美元,同比增长3.7%;中国从东盟进口达1838.6亿美元,同比增长3.9%。

疫情中后期,中国和新加坡率先开通“快捷通道”,为两国必要人员往来提供保障。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拥有海外业务的新加坡企业中,有46%的企业在中国开展业务。

今年5月,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JIC)第五次会议以视频会议形式召开,见证了8个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一半涉及食品贸易。由于新加坡经济高度依赖全球市场,民众所需食品近九成从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进口,陆海新通道有力地保障了新加坡的食品供应安全。

受益于西部陆海新通道,来自重庆忠县的柑橘首次实现直接出口新加坡。依托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全程冷链运输,从发出到抵达,这批柑橘在路上的“旅程”仅花了约13天。而包括星展银行在内的银行正在为这类旅程“保驾护航”。

随着第10000列中欧班列(成渝)分别从重庆、成都集装箱中心站同时发车,中新建交的“友谊之车”也急速驶向新的历史起点。

星展银行帮助中国企业扬帆出海,为他们提供高标准的融资和服务是职责与使命

川渝企业的国际“朋友圈”

早在2015年11月7日,中国就与新加坡继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两个合作项目之后,在新加坡签署了以重庆为运营中心,金融、航空、物流运输和信息通信技术为重点行业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下称“中新(重庆)项目”]。星展银行成为参与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的首批新加坡企业之一。

合作项目启动仅2个月内,星展银行就签署了四项《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合作备忘录》,分别为:与重庆市人民政府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署的三方战略合作备忘录;与重庆市人民政府和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署的三方战略合作备忘录;与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签署的双方战略合作备忘录;与重庆渝富集团签署的双方战略合作备忘录。

此后,星展银行更是加快步伐,项目启动不到一年,星展银行先后与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重庆分行、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分行、中国工商银行重庆分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等在内的多家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

星展银行中国西区负责人兼重庆分行行长王治表示,过往重庆传统的制造业的海外窗口公司主要设立在香港,打通陆海新通道后,新加坡成为企业辐射东南亚和东盟国家的新窗口。关于如何更好地为“中新(重庆)项目”的建设和产业发展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支持,星展银行有自己的理解与观察。

王治认为,首先要从本地企业的特点出发,而成渝地区的企业特点之一,就是以基础建设见长。“相较东南亚地区,成渝的建筑企业在建设大型水电站、高速公路、隧道桥梁等方面,不论是施工技术还是经验都比较有优势,是上下游产业链的核心聚集地,能够带动辐射东盟和南亚地区的国际合作。”

就重庆本地的发展而言,王治还观察到三大优势。首先,重庆的工业基础较好,在汽车、摩托车、化工、机电设备等行业,拥有相对比较完备的产业链。其次,重庆作为西部的物流枢纽,在物流方面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与此同时,重庆的第三产业——零售服务与金融服务也有较好的基础。

“监管的政策利好和本地优秀的工业基础是重庆的硬实力,服务业是重庆的软实力,教育和医疗则是此后大力发展的方向之一。”因此王治认为,重庆未来的经济发展不可小觑。

王治总是提到一个词——企业的朋友圈。他坦言,企业海外发展过程中所追求的,必然包括更便宜的融资资金,更宽松的融资条件,更长的融资期限等,但这不应该是企业关注的全部。

“中国的企业走向海外需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扩大海外融资渠道,另一条是发现并达成更多元、更多国家和地区间的合作,发现朋友圈,拓展朋友圈。”而这其中所谓的“新朋友”,可能是海外的行业上下游企业、有机会达成合作的企业、有协同效应的企业,甚至看好其未来发展的,企业等等。

而其中,银行的使命至关重要。王治表示,星展银行帮助中国的企业走出去,为他们提供高标准的融资和服务是职责与使命。他提醒民营企业出海必须要注意两个细节:遵守国际的游戏规则,以及培养了解海外市场、善于打入市场的专业人才。

王治强调,抱着一种可持续发展诚信的理念和海外机构打交道,积极与税务、评估、会计等多方磨合,是企业的必修课。“企业进入一个新的环境总是不容易的,在发展过程中发生摩擦和碰撞在所难免。”因此王治认为,既做最好的准备,也要打最足的“预防针”。

打通贸易大动脉

曾经,西部地区货物主要经由长江水路连接上海港或通过铁路运输到达连云港、天津港等,然后再经海运送往相关国家港口。

这种江海联运方式所产生的弊端之一就是运输时间较长,传统的运输瓶颈制约着西部地区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对于西部省市区而言,一直缺乏一条能快速高效,将“一带”与“一路”连接起来,贯穿南北纵向贸易的大动脉。

位于我国西部地区腹地,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的“陆海新通道”全面打破了这一困境。通道不仅打通了国际货运的道路,也成为深化中国与东盟合作的纽带,为中国企业走向海外提供更多机会。其中,重庆作为重要枢纽,为畅通渠道建设多项基础设施,打通了“中间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

“建设陆海新通道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提升对外的辐射与交流能力有着巨大的作用,本地产业的升级和转移也能有效体现。”王治表示,随着重庆、成都不断加强与东盟等国家的交流合作,进一步推动双城经济圈将产业链、供应链扩展到东盟等地区。

作为中国西部地区第一家分行,星展银行重庆分行在帮助中国西部和重庆企业“走出去”,助其实现融资渠道多元化、降低融资成本方面任重而道远。

在星展银行服务的企业中,不少来自于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下称“园区”)。

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外景

据介绍,此园区正是依托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和兴隆场特大型铁路编组站设立的内陆保税国际物流枢纽园区。从地图上看,园区就建立在中欧班列(重庆)与西部陆海新通道源发地和起始站、重庆铁路口岸及铁路保税物流中心。

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谷永红表示,西部陆海新通道共有3种物流组织形式,铁海联运以铁路运输至北部湾出海,连接中南半岛,进而辐射全球200余个港口。国际班列则从凭祥出境,直达越南河内并继续深入,全程采用铁路运输。“两者均从园区始发,通过与中欧班列的接驳,实现了“一带”和“一路”在物理空间上的无缝衔接。”

“中欧班列(重庆)的原名是“渝新欧”,2011年正式开行,是中欧班列创始线路。”谷永红进一步表示,货品被运上班列后从园区出发,由新疆阿拉山口或霍尔果斯出境,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最后到达德国杜伊斯堡,全长约11000公里,全程不过两周。它比长江水运至上海再海运至欧洲节约近30到40天,运行成本只为空运的五到六分之一。

据西部陆海新通道公共运营平台——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7月23日发布的今年上半年陆海新通道运营情况显示,自2017年正式开通运营至今年6月30日,陆海新通道国际铁海联运班列累计开行1966列,其中上行1003列,下行963列,已从开行之初的每周一班加密至每天双向对开。仅2020年上半年,国际铁海联运班列就开行386列,其中上行班列188列,下行班列198列。

即使在疫情期间,中欧班列(重庆)仍保持平稳运行,采用铁铁联运方式实现班列跨地区集货,以每天2~3班的开行频率保证货物在正常集散分拨。

资金输入与产业链输出

不难发现,打通陆海新通道之后企业“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氛围更甚从前,进一步打造了内陆开放文化,为海外企业落地中国西部地区提供了机会。

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企业银行部主管郑思祯以新加坡举例,目前仅新加坡在重庆投资的项目就涵盖了城市规划、房地产、物流、环保、医疗等多个行业。

与此同时,中新经贸的发展也给中国金融业带来新机遇。对于国内外企业而言,都是双赢的。

从数据来看,数年来星展银行多次为陆海新通道企业实现跨境融资。

截至2016年6月底,星展银行“中新(重庆)项目”下跨境国际商业贷款已完成5200万美元。7月,星展银行为重庆粮食集团牵头发行项目下首个10亿元离岸人民币债券,第一次实现了境内主体境外发行债券后全额汇回使用的创新模式。8月,星展银行联合另一家外资银行为重庆西部物流园发行5年期5亿美元的狮城债。12月,星展银行再次作为牵头行,为隆鑫控股成功完成8亿元境外人民币债券发行。

截至2019年6月,星展银行完成43个跨境融资项目,金额达到52亿美元。

2020年疫情来袭,星展银行与中国进出口银行重庆分行开展跨境金融合作,助力重庆市重点抗疫企业之一南部新城产业集团国际生物城园区的建设,使之获得首期2380万美元贷款和7620万美元授信支持。这也是中新项目下首笔新加坡跨境融资直接用于支持抗击疫情。

此外,在星展银行的帮助下,中国西部首笔房地产投资信托“砂之船房地产投资信托”在新加坡交易所成功上市,融资金额3.96亿新币。这不仅是亚洲首个奥特莱斯REITs项目,也是中国中西部地区首个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REITs项目。

“新加坡的股权投资已经十分市场化,房地产信托(REITs)就是其中的一个优势产品。”郑思祯称。通过发行REITs这一跨境资产证券化模式,优质的西部企业将物业资产打包在新加坡上市,在拓展融资渠道的同时,提高资产的流动性、回笼资金,降低发起人的财务杠杆,并提高股东回报率。

据了解,星展银行作为新加坡和亚洲区REITs市场的先行者,是唯一一家能够独家保荐和承销新加坡REITs的银行。

随着当下的宏观格局不确定性增大,不少大型中资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和跨国企业还考虑增强产业链布局能力,寻找更稳定的供应链以分散风险。在产业链分散和转移扩大的情况下,郑思祯认为重庆蕴含着许多机会。

国际通道的开辟和拓展,往往与中微观层面的模式和规则的创新同步。“重庆作为陆海新通道上重要的物流枢纽,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借助地理优势和金融创新,不论是企业还是银行都能有更好的发展。”郑思祯提出,金融创新可以是多方面的,既可以在供应链融资平台上做大数据转型,也可以在信贷审批和风控模型上做出更有效的改变。

2019年9月,星展银行在物流区块链平台上推出了首个多层融资工具,帮助中小企业更快获得贸易融资。星展银行表示,有了这项技术,贸易融资可以在24小时内完成,而传统的基于纸张的方式需要几周或几个月。

郑思祯表示,2020年星展银行还将进一步实现供应链的数字化,包括利用区块链技术达到供应链融资升级。“不仅仅是供应链上的核心大企业能够从中获益,核心企业的多个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经销商都可以获得高效融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融界 » “乘陆风破海浪”发展国际“朋友圈”,星展银行融通陆海新通道
分享到: 更多 (0)

金融界是国内一家专业的股票配资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