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业界谈年金投资:要安全又要收益该怎么投?首先做时间的朋友

相对于公募基金,承载着养老功能的年金要求绝对安全;而相对于相似性质的社保基金,年金的考核期又较短,因此对于短期盈利的要求也不低。

年金的这种特点遇到今年高波动的市场和信用风险的上升,风险和收益该如何平衡?操盘1.2万亿元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等委托管理资产的平安养老险总经理黄勇和投资总监李志磊,在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的时候分享了年金的投资方法论。

“年金投资的目标还是长期、持续、稳健,我们需要做‘时间的朋友’。”“长期来看,控制风险和提高收益之间并不完全矛盾。”上述两名年金投资人分别表示。

年金投资方法论

“想要实现‘投资稳健,市场领先‘,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建立适应市场并且符合客户资金要求的投资体系。”黄勇说。

根据黄勇和李志磊介绍,在平安养老的投资体系中,首先第一步需要根据年金账户的不同情况来确定风险预算,在这个预算下进行战略资产配置,以此实现稳定的投资中枢。

具体来说,平安养老坚持大类资产中性配置策略——以安全的成本计价类资产打底、权益仓位有稳定中枢(大约在8%-15%)、债券久期保持中性平衡(大约在1.5-3年)。

另外,和过去权益部门负责权益投资,固收部门负责债券投资,两者通常相互独立的传统模式不同,黄勇认为股票和债券的投资策略上要形成相互配合的态势。

“如果股票选择了进攻,债券就相对防御与之形成配合。一般而言,尽量避免股/债策略同时进攻或者同时防守。具体到投资品种上,债券投资要把组合久期稳定在中枢区间。只有在确定市场机会时才选择进攻,采用各种套利策略来获取与市场无关的低风险收益;在股票投资上要实现仓位和结构的均衡。如果股票持仓结构弹性较大,那么我们在仓位上就相对保守。如果股票持仓结构上选择了比较多的低弹性品种,那么我们就可以在仓位上进行更多的暴露。”黄勇表示。

和稳定中枢一脉相承,在权益配置上,平安养老整体秉承“市场中性理念”,仓位中枢上保持适度稳定,不去做过多的仓位偏离和择时操作。

“我们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积极寻找结构性机会上面,依靠对行业景气度的对比分析、优质个股的深度挖掘来构建投资策略。力争组合业绩净值曲线持续增长、回撤可控。“黄勇表示。

据了解,平安养老在权益投资的行业风格上主要分为三大类——低估值高分红板块、消费板块及成长板块,投资经理将在此三大板块中进行动态均衡配置。

黄勇介绍称,具体来说,对于低估值高分红板块,需要自上而下从大类资产比较的角度出发,从逆向思考的角度选择被市场显著低估的行业或个股。消费板块中,随着居民收入持续增加以及消费业态的自身演变,消费升级的趋势将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得以持续,国内的消费龙头公司竞争力突出,具备长期投资吸引力。对于科技和成长主题,具备高波动、高风险、高收益的特征,长远来看我国存在广阔的成长市场空间。

“在市场风格的变化中,投资者的一致预期事后来看经常出现误差,短期羊群效应又会使某种风格达到一个极致,因而均衡的权益配置长周期来看往往可以提供更好的相对收益。通过在行业风格、持仓结构上均衡,避免过度集中于几个行业,组合的波动率将得到较好控制。选股上则适当集中,选择细分行业可持续成长的龙头公司长期持有。长期来看,均衡、稳健的权益投资策略是与年金重视安全的风险偏好和保值增值的投资目标相匹配的。”黄勇表示。

尽管长期稳健是年金投资的目标,不过,也有众多业内人士呼吁,目前对年金计划一年甚至更短的考核周期会不自觉地加剧部分年金投资经理“短视”的投资行为,希望能够比照社保基金三年的考核周期,来拉长年金投资业绩的考核周期。

风险与收益并不完全矛盾

资本市场的高波动和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上扬是今年疫情之下对各类资金投资的两大挑战。那对于性质特殊的年金资金面对今年的两大难题,又该如何投资?

李志磊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在应对高波动市场方面,我们认为年金资产的投资管理首先应该以更长期的视角来进行大类资产的配置,发挥年金类组合负债端相对稳定的优势,通过在各类资产之间的分散投资,降低组合波动性,控制组合下行风险。”

具体做法是,首先利用历史数据估计过去10年大类资产的收益率、风险和相关性,结合对中国宏观经济和各类资产表现的预测,构建战略资产配置模型,并在模型中引入各类风险约束条件,在守住风险底线的前提下,建立各类资产最优的配置中枢。“针对年金组合的风险偏好和投资目标制定好大类资产配置的中枢后,面对短期波动,年金的投资管理通常更有定力,保持好大类资产配置中枢的稳定往往也能得到更稳定的回报。”李志磊表示。

其次,年金的投资范围是包含成本计价类资产的。在李志磊看来,这类在总体配置中占到30%-50%的资产可以提供稳定的现金收益,从而有效降低组合的波动性,起到稳定投资业绩的压舱石作用。

但这类成本计价的资产又面临着信用风险的考验。在今年疫情之下,市场人士均普遍认为债券类资产的整体信用风险有走高的趋势。

“总体而言,作为年金资产的投资管理人,在信用风险和收益之间,我们优先保障严格控制信用风险、违约风险,在守住底线的前提和基础上,才进一步考虑提升收益率的问题。”李志磊称。

他也称,客观而言,严格控制信用风险会损失一定的票息收益,但长期来看这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年金资产管理的收益来源有很多,票息收益只是其中的一种。我们可以充分发挥资产配置上的优势,通过资产配置策略的灵活动态调整来获取一定的超额收益,弥补因控制信用风险导致的票息损失。所以,长期来看,控制信用风险和债券投资收益率之间也不是完全矛盾的。

为投资范围拓展做好准备

相较保险资金,年金的投资范围较小,业内已呼吁拓展年金投资范围多时,好在政策已在路上。据了解,人社部从去年开始已就此问题与各个受托人和投管人开展调研,并在业内征求意见。和现行年金投资范围相比,新政拟在年金权益投资比例上限、境外投资、固收产品等方面进行扩展。

“这次调整更加符合年金资产的长久期属性,有利于提升年金组合长期投资回报、降低波动,最终实现提高企业员工退休收入这一长期目标。”黄勇表示。

具体来说,首先权益方面,本次调整涉及权益投资上限的放开,由原来30%提升至40%。其次,本次征求意见稿提到放开港股投资。另外,在固收方面,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扩大年金投资范围,引入ABS、ABN作为标准化债权投资工具。

据介绍,从去年底开始,平安已着手准备港股投资相关事宜,无论是研究覆盖、人才引进还是制度流程方面都已做好充分准备。待政策正式落地后,将循序渐进开始尝试港股投资;而在ABS方面,提前储备了相关的研究和信评人才,并与市场上很多ABS的供应方建立了制度化沟通机制。后续等相关政策正式落地后,就能够很快地将人才储备和资源储备投入到投资运作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融界 » 业界谈年金投资:要安全又要收益该怎么投?首先做时间的朋友
分享到: 更多 (0)

金融界是国内一家专业的股票配资门户网站!